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他们可能认为这样的话比较公平

2020-07-20 04:01

而等待他们的或许将是在异国他乡隐姓埋名的命运。“因为他们是在国际市场上恶意融资,发达国家的整个市场都会进行国际通缉的。”沈萌如此认为。

老板跑路的消息一出,便不断有债主上门讨债。据悉,索力的债务不仅有银行贷款和国际融资,还有民间高利贷。

沈萌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索力作为一家依附于成品制造商的供应企业,在制造商库存积压、销售不振的时候,势必会被殃及池鱼。而目前经济下行,翻身的前景模糊不清,所以高管选择了最简单的卷款跑路,因为自知回天乏术。

其实,吴清勇父子跑路并非个案,今年来福建频频爆出民企老板跑路的消息。今年7月31日,同样位于晋江的一家服装生产商诺奇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公告称,公司董事长丁辉于7月25日失联,丁辉此前先后四次转移诺奇公司资金累计2.28亿元人民币。

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了解,此次失联的不仅是吴清勇和吴明鸿父子,他们全家人都一起失踪了。

当时就曾有业内人士担心,诺奇老板失联事件将引发福建当地信贷危机。民营企业老板跑路将成为一个新常态。沈萌表示,民企老板跑路背后的大背景是经济下行且无法判断底部的不安全感。

而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从索力内部人员处获知,吴氏父子把账上的钱全都带走了,有十几亿元人民币。

当听到可能是如此结局时,杨宁感到非常痛心和可惜,“他(吴明鸿)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和才华的人,一转身都没有再见面的机会”。

此外,据沈萌分析,在目前国家对于商业涉罪行为开始关注和打击的背景下,不排除索力高管在前景不好时借机卷款转移资产,特别是在资金链和业务线暴露问题前进行恶意融资再跑路。

另外,今年8月份,索力还从野村国际(香港)公司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信贷,以支持公司扩张。

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,索力跑路的深层原因不仅是企业自身经营遇到困境,更大背景是此前快速扩张的中国运动品牌的集体低迷。

鞋服行业的不景气前几年就已经开始显露了。沈萌认为,他们在那个时间应该已经感受到了行业的寒冬,而如今的潜逃应该是早有筹划。“他们可能是这么考虑的,钱我带走,国内的资产放弃,他们可能认为这样的话比较公平,但实际上来说,这属于违法行为”。

索力公司并未透露此次被转移的现金数额,仅在公告中称公司目前还有6位数的现金,短期内能够平衡支付。不过查阅其半年报发现,截至今年6月30日,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值物为1.311亿欧元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