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是在历史高位的;如果从企业业绩来看

2020-07-26 14:59

格林沃尔德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2001年。“18年过去了,其间中国的增长十分迅速,经济体量已不能同日而语。那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占到全球gdp的2%-3%左右,现在规模仅次于美国,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故事,发展程度更高了,就像是变成了‘另一个国家’”。

他说,“如果你观察美股的位置,是在历史高位的;如果从企业业绩来看,市盈率(pe)则是在历史平均水平附近。传达的信息就是,股市的高位更多反映的是美国上市企业的强劲业绩,因此从这一点看起来是合理的,而不是有巨大泡沫。”被问及美国企业业绩的强劲态势能否保持时,他回答:“这取决于经济走向何方。当经济进入衰退阶段,企业业绩增长通常会放缓。如果经济能够继续稳健增长,业绩也会大致跟随这个轨迹。”

“中国人口峰值即将见顶,劳动力人口在减少。此外,中国现在的债务规模比以前大了很多,这限制了通过大量借贷支持投资和资产支出的能力。从趋势上看,中国经济放缓将是循序渐进的,但这是个自然的过程,日本历史上也经历过双位数增长,但随着经济走向成熟,增速就开始趋缓。”

根据标普公开发布的经济概观和预测,2019年全球gdp普遍下行。格林沃尔德指出,“中国仍将继续驱动全球增长”。与美国和欧盟等主要经济体相比,中国的gdp增速仍然领先。

从经济周期角度来看,美国经济衰退基本上每十年出现一次,目前美国经济的扩张期已经持续了十年多。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报告,上一次经济衰退是在2009年结束。因此目前理论上处于“高危期”,但经济扩张不会像人类一样“暮年终老”,如果有政策和市场支持,经济扩张期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
他还表示,目前消费正在驱动中国经济增长,和18年前大不一样。中国的消费也在驱动着全球经济增长。“投资过剩的领域如钢铁行业需要随着时间推移而寻求再平衡。在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向更多依赖消费导向的经济方面,中国做得非常好。”

“我不认为一直保持6%以上的高增长对中国是个健康的增速”,他说,“如今工资增长已经超过gdp增长,而gdp增长高于投资增长,经济增长的动力转移到家庭层面,家庭消费支出驱动了经济增长。”

他还对中国扩大开放的举动表达了期许。“对外开放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好处,下一阶段开放将更多是在金融领域。在贸易方面,中国已经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国家,但从金融领域来看,开放程度则更低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金融市场的压力也得以缓解,美股主要股指近期屡创新高。格林沃尔德坦承自己不是股票方面的专家,对于美股近期再次登上历史高位,表示需要“谨慎看待”。

“多年前我在imf中国工作的时候,有些人会担心贸易顺差过大和汇率被低估,增长将会不平衡。但事实证明,中国经济的增长比过去更加平衡了。”他说,“中国经济的健康增长不仅关乎中国自身利益,也符合全球利益关切。”

“我们密切关注就业市场以及消费者信心演变。过去两个月,这两方面表现都不错。目前家庭消费强劲暂时弥补了制造业下滑。整体经济形势并未进一步恶化,就像我之前强调的,衰退的风险已经稳住了。”

在格林沃尔德8月发表的一篇报告中,基于对金融市场关键指标的分析,他指出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有所上升。但在本次专访中他表示,目前来看,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得以“稳住”,可能性仍在30%左右,但并没有进一步加深。美联储三次降息,支撑了居民消费。

他表示,疲弱的制造业和强劲的家庭消费的“结合体”并不是一个长久稳定的结构,未来可能朝着“好”和“坏”两个方向发展。“好”的情形是,就业市场继续保持强劲,这意味着家庭消费也将继续保持强劲,反过来支撑制造业,即受到消费提振,工业产出会更多;“坏”的情形是,制造业的疲态持续,影响到就业市场并蔓延至家庭消费领域,从而经济进入放缓阶段甚至衰退。

“城市化进程加速是中国现代经济转型的一大驱动力”,他说,“我最喜欢告诉大家的一组数字就是,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城镇人口比例仅为19%左右,这意味着当时中国八成人口都居住在农村地区;如今这个比例接近60%,并最终会走到77.5%——这是很多发达国家的水平。过去三四十年间,中国一直在推进城市化进程和城市的崛起扩张,以及一些结构性变革,估计未来十年仍将继续推进。这也是一个中国经济转向的过程。”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